大乐透12048结果|体彩大乐透13116




  • 1
  • 2
  • 3
  • 4
齊魯案例

齊魯所合伙人張利凱律師代理民間借貸案幫助被告成功逆襲反敗為勝

2018-08-28 09:14:17 瀏覽次數:0
案情回顧
2017年1月12日,仲某某以韓某某為被告向濟南市歷下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稱:2015年11月23日被告向原告借款150000元,其中,通過建行ATM從原告建行賬戶向被告北京銀行賬戶轉歀50000元,同日又從原告上述建行賬戶向被告賬戶轉賬100000元,用于還被告房貸。2015年12月7日,被告向原告借款110000元,其中,被告從原告建行賬戶取款55000元,同日又從原告建行賬戶向被告北京銀行賬戶轉賬55000元,用于還被告房貸。2016年1月25日,被告向原告借款28600元,由被告直接從原告農行賬戶取款28600元。請求:1、判令被告償還原告288600元借款及逾期還款利息(按年利率6%計算,自原告起訴之日起至本案判決指定被告履行期限屆滿之日止);2、判令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被告韓某某辯稱,原告訴稱被告向原告借款共計288600元不是事實。事實上原被告系同居關系,在同居期間原告的衣、食、住都由被告負責。原告指導被告炒股造成損失二十多萬元。原告向被告轉款的205000元,不是被告向原告借款,而是原告自愿補償給被告的衣、食、住及炒股給被告造成損失的費用。被告取款83600元后交給了原告,用于了共同生活。為證明上述答辯,被告向法庭提交原告2016年1月13日給被告出具的一份書面材料,載明“因本人失誤造成韓某某損失了100000元,所以我保證不要求在房產證上署名,還有120000元貸款我會幫助韓某某用公積金還上”,“公積金賬戶上的款項屬于仲某某、韓某某所有,若有支配須雙方協商支配”。

庭審中,雙方對金額沒有爭議,爭議焦點是轉賬款項是借款還是其他用途。一審法院認為,被告出具的原告承諾書系2016年1月13日書寫,承諾書幫助被告償還12萬元貸款,該12萬元貸款系截止到2016年1月13日的尚欠貸款,故承諾書承諾幫助償還的是2016年1月13日之后的貸款,即承諾未來尚未發生的行為,而非承諾對以前行為性質的變更,涉案205000元轉款發生于承諾書書寫之前,非承諾的幫助償還貸款行為,故被告所提供的證據不足以構成反證,本院認為205000元轉款系借款。對于現金83600元,被告沒有證據證明取款后交給原告,本院依法確認被告收到借款本金8360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七條、第二十九條第二款第一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四十二條之規定,判決:一、被告韓某某償還原告仲某某借款人民幣288600元,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履行;二、被告韓某某支付原告仲某某逾期還款利息(以借款本金288600元為基數按照年利率6%,自2017年1月13日起計算至本判決生效之日止),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履行;三、駁回原告仲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被告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請求:1、請求貴院依法撤銷濟南市歷下區人民法院(2017)魯0102民初字第494號民事判決書,依法改判駁回被上訴人訴訟請求。2、一二審訴訟費由被上訴人承擔。上訴事實和理由:一、一審判決認定雙方民間借貸關系,屬認定事實錯誤。二、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合法的借貸關系受法律的保護。民間借貸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之間及其相互之間進行資金融通的行為。民間借貸合同以借貸雙方具有借款意思表示為合同成立的前提,并以款項的實際交付為合同的生效要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訴時,應當提供借據、收條、欠條等債券憑證以及其他能夠證明借貸關系存在的證據。第十七條規定,原告僅依據金融機構的轉賬憑證提起民間借貸訴訟,被告抗辯轉賬系償還雙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債務,被告應當對其主張提供證據證明。被告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主張后,原告仍應就借貸關系的成立承擔舉證證明責任。本案中,首先,韓某某、仲某某雙方系戀愛同居關系,男女感情及在此基礎上構建的同居、生活、親密關系,屬于私人領域的范疇。從一般社會常理來講,同居期間的經濟往來,往往事一種履行對生活者、關系密切者的倫理義務,道義上的原因使得這種給付在當事人的心中形成一種較強的良心壓力。其次,仲某某于2016年1月13日出具的書面材料,載明:“因本人失誤造成韓某某損失了100000元,所以我保證不要求在房產證上署名,還有120000元貸款我會幫助韓某某用公積金還上”,“公積金賬戶上的款項屬于仲某某、韓某某所有,若有支配須雙方協商支配。”從該材料中載明的內容來看,仲某某承認因自己的失誤給韓某某造成損失100000元,且自愿將屬于個人財產的公積金歸兩人共同所有、共同支配,更加印證了雙方同居期間在財產上產生共同所有、共同支配的混同。鑒于雙方當事人在同居生活期間的感情關系及以上財產管理狀況,仲某某僅憑銀行轉賬憑證及取款記錄尚不足以證明雙方之間存在民間借貸關系。在仲某某未提交證據證明雙方就涉案款項達成借款合意的情況下,對于仲某某的涉案款項為借款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一審判決對此認定有誤,本院予以糾正。

綜上所述,韓某某的上訴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一、撤銷濟南市歷下區人民法院(2017)魯0102民初字第494號民事判決;二、駁回仲某某的全部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563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5630元,均由被上訴人仲某某負擔。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至此,張利凱律師代理民間借貸案被告,成功逆襲反敗為勝。該案的勝訴,得益于張利凱律師扎實的法學理論功底,豐富的民商案件代理經驗,對法律法規司法解釋準確的理解力,以及對庭審的充分準備,得到主辦法官及當事人的高度肯定。
展開
大乐透12048结果 街头篮球2v2单机游戏 赌龙虎稳赢法 甘肃快3走势图一定牛 pptv鲁能直播 彩票青海十一选五 河南快赢481玩法 龙虎相斗谁是赢家 足球上下盘什么意思 天天爱捕鱼攻略和秘籍 石膏线赚钱 泳坛夺金8选4中奖技巧 四川时时开奖结果 捕鱼达人3d刷金币挂 私家车有哪些赚钱方法 甘肃115遗漏号码查询 重庆时时彩2期4码计划